目前日期文章:20131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勵 志 散 文 集 --- 將 心 比 心 【將 心 比 心】 人有千千萬萬顆不同的_心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開心 想念一個人的時候憂心 難過的時候傷心 痛苦的時候揪心 失望的時候痛心 挫折的時候灰心 認真的時候用心 迷糊的時候粗心 努力的時候盡心 投入的時候專心 多情的時候癡心 牽絆的時候掛心 懷汽車借款疑的時候猜心 無情的時候狠心 動之以情時苦口婆心 無以動之時漫不經心 好心,壞心,真心,良心,是非之心 ....等 到底哪顆才是我的連自己也分不清 為何有如此多的心? 也許就因有得有失 心才隨之起落高低,難以自理 人的心,有如一張空白的畫紙 給它色彩,它便多彩;給它灰澀,它便黯然 整合負債 就看你自己,因為執筆的人是你 怎樣調和心情的色彩,去填滿畫紙裡的空間 的紛亂 or 繁雜,都在於你自己.沒有人能代替 ~~ 人的心,有如天平 許多生活的大大小小、點點滴滴常在失衡的邊緣 秤著生命的重量而承受的重,承受的輕 有的得捨,而有的得取,有的得放,而有的得收 你永遠無法貪心,融資因為它很公平付出多少心力, 花費多少心血 放上去,一秤便知半點不由人 你想獲得,相對的也該有付出心 一旦放了就難以找回 ~~~~記得~~~~ 將 心 比 心  

gn25gntt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思考,深思考-教授「教」教授的場面,並不常見。而且,主題是怎麼教書「窩闊臺如果沒有死,歐洲會發生什麼變化? 試從經濟、政治、社會三方面分析。」這是美國高中的考題。同樣範圍,台灣的考題卻是:「窩闊臺死於哪一年?最遠打到哪裡?」兩者差別,就在思考力。 文/陳雅玲、張毅君教授「教」教授的場面,並不常見。而且,主題是怎麼教書。十二月六日,上海今年冬季第一波寒流來襲,清晨攝氏四度的復旦大學校園裡,五十七位特殊的「學生」安安靜靜在教室預習資料,準備第一天的課程。他們分別是來自兩岸三地、新加坡傑出的商學院教授。大學教授這樣一起「上課」的畫面少見,來教這些大學教授的老師自非尋常之輩。今年六十九歲的山姆.海斯〈Samuel Hayes〉,已在哈佛大學商學院任教三十五年。應趨勢科技基金會之邀,哈佛共派出三位資深教授,主持為期四天的講座。哈佛商學院成立近百年,首度飛越半個地球,到亞洲傳授個案教學法。這項合作將延燒半年,跨海峽兩岸同步推動。明年五月,哈佛教授們還要飛到台灣。主持哈佛個案教學種子計畫的湯明哲教授說,誰請得動哈佛教授?以前,要請哈佛退休教授,一天沒有五萬美金根本別談。哈佛的個案教學享譽全球,美國五百大企業執行長,有五十七位是哈佛MBA。亦即,每九位美國大企業執行長就有一位是哈佛MBA,遠高於第二名史丹佛大學的十五位。「我們常常在想,為什麼趨勢招募了很多亞洲一流學校的優秀畢業生,但他們在提出想法和觀點上,卻無法跟我在美國的普通員工相比?」促成此事的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,在前年去哈佛一個多月時,得到解答。湯明哲:台灣沒有思想家,已落競爭劣勢 他原本以為,經營趨勢十五年,沒有人會比他瞭解趨勢。但是幾堂課下來,他發覺哈佛MBA學生提出的問題、提供的觀點,都是過去他從來沒有想過的,越聽越冒出一身冷汗。 「台灣只有doers〈實幹家酒店經紀〉,沒有thinkers〈思想家〉。在講求創新的時代,台灣已經落入競爭劣勢。」台大國際企業系教授湯明哲指出。因此,張明正希望引進國外大力推動的Critical Thinking(批判性思考),藉著哈佛的個案教學法,讓華人地區從商學院到企業界,不僅要行動,更要思考。 思考,誰不會思考?但就像「呼吸」與「深呼吸」的差別,面對現代多元社會的種種資訊,思考已不能停留在單點、淺層、浮面、天馬行空的思考。一九七○年代,美國洛克斐勒基金會在一項美國生活人文研究報告中強調:教育部應訂定「批判性思考」為個人基本能力之一。美國總統柯林頓在一九九四年簽署「美國教育法案」〈Goals 2000: Educate America Act〉,正式將思考列入全國性的教學目標。美國陸軍為了避免上級權威領導而一時誤判,更在陸軍推動批判性思考。不只美國,我們的採訪行腳走到南半球的紐西蘭,在第二大城基督城也看到老師「教」老師的畫面。主題是思考。穿過Eastern Hutt School小學的矮牆,走入一間裡頭擺著成人桌椅的教室,牆上貼著六頂「思考」紙帽圖樣。校長Dianne Patterson解釋,這是專教思考策略〈thinking strategy〉的教室。全校三十二位老師,每週一次輪流來當學生,上「如何教孩子思考」的課。這份 thinking strategy共有六種思考技巧:一、好的想法:這麼想,有什麼好處? 二、壞的想法:這麼想,有什麼壞處? 三、思考如何思考:想想看,這件事,到目前為止,我們想到了些什麼?做了些什麼?接下來,我們該往哪個方向思考? 四、資訊:往某個方向思考,我們有哪些已知資訊?還需要些什麼資訊? 五、新想法:能否有不同的看法? 六、感覺:如果這樣我的感覺如何?香港、新加坡已開始推動思想教育 西風東漸,亞洲的香港、新加坡也在二十一世紀開始推動思考教育。前新加坡總理吳作棟在一九九七年第七屆「國際思考會議」上,提出未來的教育目標:思考型酒店經紀學校、學習型國家〈Thinking Schools, Learning Nation〉。自二○○○年以來,新加坡教育部已推展一個包含加強批判性思考能力的「工作計畫」,在小學中年級以上實施。香港的做法更為積極。教育統籌局的課程改革短期目標(二○○一年至二○○六年)中,優先培養學生的共通能力(即溝通能力、批判性思考能力及創造力等)融入現行科目或學習領域中,以提高學生建構知識的獨立學習能力。 根據教育統籌局委託香港城市大學作的調查顯示,課程改革工作推行至今已見成效,超過七○%小學校長及五○%中學校長認為學生在溝通能力、獨立思考能力、學習動機、創意等方面都有明顯進步。 台灣教育受到考試主義影響,教育多為知識的灌輸、死記,而欠缺「高層次思考」──批判性、創造性思考的能力。台北師範學院前校長張玉成在一九九二年發表的《國小語文科實施批判思考教學之實驗研究》中指出,教師發問的內容屬於認知記憶性的題目占八八.六%,推理、創造性題目占九.二%,批判性題目只占二.二%。考試主義影響 台灣教育欠缺高層次思考教育部二○○一年公布的「九年一貫暫行課程綱要」,雖然把「培養獨立思考、解決問題的能力」列為十大目標之一,但是對於底下該有哪些配套的內容、具體做法,卻付之闕如。 「我們過去的教育,常讓小孩套公式解決問題,以後沒有公式他就解決不了。」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曾志朗表示,「再多的棋譜也是不夠,因為每天都有新的棋局。」他指出,事件的發生,絕對沒有金科玉律,所以任何人考慮事情不能一成不變,「它(批判性思考)是一個動態的思維,只有一個原則,但是執行會跟著情境而變。」對企業來說,那個原則就是企業邏輯。在此基礎上的批判性思考,更是創新的基礎。「企業競爭要差異化,差異化靠創新而來,但是創新有沒有道理?」湯明哲表示,創新有兩種,一種是wild imagination──「野貓式的創新」,酒店工作天馬行空;一種是「有紀律的創新」,從頭到尾有一套嚴謹的企業邏輯,以及接下去該如何做的思考。邏輯推演能力強的張明正說,過去雖然創業成功,但是思考策略時,沒有一定的章法。公司小的時候,做得不對可以馬上改;但是公司大了以後,就吃到苦頭。「就像舞龍一樣,我這個龍頭今天轉這邊,明天轉那邊,龍尾在後面跑一大圈都還跟不上。」他雖然開始看書,瞭解企業策略也有一套邏輯,而非數學的一加一等於二,但是一直沒有參透其中道理。直到他去哈佛上課,發現個案教學所用的批判式思考,讓學生不是只在找答案,而是運用邏輯把情境做「因式分解」──例如鳥會飛,原因可能有羽毛、體重、風等等。把每一項基本元素分析完後,再把直覺放進消費者的文化、行為心理。全世界市場那麼多,不能單靠他想,所以他又開始藉助市場分析、當地經理的看法。「讓我的龍尾〈中級幹部〉一起參與決策是最大的收穫。」個案教學 要絞盡腦汁,提升思考程度 台灣企業家中,前飛利浦全球副總裁羅益強是一位「批判性思考」的高手。他三十多年前到飛利浦應考的時候,面試時還透過翻譯,但是獨具慧眼的荷蘭經理方培漢發現,「我可以感受到他理路清晰、邏輯思考超強。直覺告訴我,他就是我要的人。」羅益強如何思考公司決策呢?他說,大公司各種資訊就多,資訊來了,你要做結論,有些資訊你就把他給刪了,有些就把他歸納,決定未來的發展方向就是這樣。他指出,一個本地的管理者,就是把他本地所看見的business oportunity〈商業機會〉跟總公司要發展的方向聚合起來,並去說服所有決策圈的人。因為一個大公司,不是一個人做決定,而是一群人做決定,一定要有共識才行。「要能夠把所有參與決定的人,調到同一個方向。」「外國大學要你絞盡腦汁,讓你思考程度再往上移高一層,台灣的大學教育太像職業訓練所,工作也只有要你絞盡體力,沒有絞盡腦汁。」湯明哲酒店打工表示,個案教學,可以讓學生絞盡腦汁,又可以訓練邏輯思考、批判性思考能力,「教了二十年書,我這兩年感觸特別強烈,個案教學還可以救台灣的學生。」未來已到眼前 知識藍領將貶值 讓全班為了「要不要為了未知的利益,放棄眼前可以保證的利益?」辯得不可開交的「始作俑者」──湯明哲,最後告訴大家,「你們的理由通通都對,通通都存在。」他說,這個個案他在大陸講過,那些國營事業主管下課後到教室外抽一根菸,回來很快就說「接了。」為什麼?「現在產能利用率才百分之七十五,不接,怎麼養員工?」那品牌價值降低怎麼辦呢?「唉!那是國家的事。」他也到香港講過這個個案。「香港學生一個個都拿出計算機,每一個數字都算到小數點第二位,然後告訴我,接了。」那品牌價值降低怎麼辦?「唉!九七快到了,不接白不接。」課堂上哄笑成一團。湯明哲再說:「美國的經理都先看長期,再考慮有沒有賺錢,所以多半選擇No Go〈不接〉。」那台灣呢?「電子派都會接,化工派都搖手不能接。」那要怎麼辦?有人建議:「可以接下訂單,再交給競爭者,」也有人說:「自己發展低價產品。」 之於企業發展,批判性思考有助於創新;之於個人,批判性思考形塑不同的身價。 今年四月,趨勢大師大前研一出版《思考的技術》,提出思考的價值:上班族年薪進入百倍差距時代。一個人大學畢業、過四十五歲那年,他將會面對三種可能:年收入五億日圓,是新事業的開創者;年收入五千萬日圓,則是非他不可的創意能力者;只是依照吩咐的知識藍領,好的話大概有五百萬日圓收入。 但是這樣的工作都會外移到中國或印度:「你必須覺悟,你的年薪可能會從五百萬日圓降到兩百萬日圓。」他對於思考深度不足,提出警訊。 網路分享文章

gn25gntt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